1982年份波尔多名庄(包括五大一级庄)水平品鉴

31 October 2021
作者: 李志延

 

1982是波尔多的标杆年份,对于多数葡萄酒爱好者而言,这是现代而成熟的年份,年轻时就很美味。八位香港葡萄酒爱好者决定一试陈年后的1982 年份波尔多佳酿,因而有了我们在18 个月里的三次聚会。我们第一次品鉴作品涵盖了左岸的“超级二级庄”和右岸名庄, 阵容包括以下酒庄:龙船 (Beychevelle)、凯隆世家 (Calon-Segur)、碧尚男爵 (Pichon Baron)、金玫瑰 (Gruaud Larose)、柏翠之花 (La Fleur Petrus)、乐凯 (Le Gay),卡农 (Canon) 以及拉图波美侯 (Latour a Pomerol)。

 

这8款葡萄酒中,最令人印象深刻、超实力发挥的当属龙船。香气华美馥郁,随之而来的是美妙的干茶和咸咸鲜香料气息,余味绵长,历久弥新。左岸的作品中,凯隆世家十分出色,结构扎实,颇有深度;碧尚男爵和金玫瑰依旧坚挺,保持着良好的状态,但并不那么出众。右岸显然发挥得更好,几乎所有的酒款都展示出这一炎热年份赋予了梅洛曼妙而华丽的一面。拉图波美侯大放异彩——复杂而沉稳,尾韵悠悠;柏翠之花均衡而美味;卡农柔和、圆润、诱人;乐凯固然好味,不过酒体在右岸这一组中却是最轻的。

 

 

1982年份波尔多第二轮聚会限定了右岸作品,阵容着实令人难忘,包括:花堡 (Lafleur)、白马 (Cheval Blanc)、奥松 (Ausone)、柏翠 (Petrus)、克里奈教堂 (L’Eglise Clinet)、老色丹 (Vieux Chateau Certan) 和 乐王吉 (L’Evangile)。论最具表现力,我个人会在花堡和柏翠之间,二选其一,两支佳酿都试图在整晚试品过程中超越对方。花堡更为优雅,酸度活泼,胜在风味浓郁,强劲有力;柏翠则酒体强健,具有爆发力,华丽无比。白马也是当晚的有力竞争者之一——表现出极好的深度和架构。紧随其后的是奥松和老色丹。如此(对比排序),的确不公,因为每件作品都有其自身迷人魅力。本轮未遇到任何氧化现象,也没有已进入衰退期的作品。这些1982年份右岸葡萄酒显然仍处于巅峰时期。

 

 

1982年份的第三次酒宴,是在一年后(因为新冠疫情,限制社交距离),我们重点品试了一级名庄和顶级左岸作品。阵容包括:木桐 (Mouton)、侯伯王 (Haut-Brion)、玛歌 (Margaux)、拉菲 (Lafite)、拉图 (Latour)、雄狮 (Leoville Las Cases)、碧尚女爵 (Pichon Lalande) 以及美讯(La Mission Haut-Brion)。如我们所料,一级庄都不负众望、表现出色,除了玛歌出奇的内敛和轻柔。最出挑的一支当属结构坚实、口感浓郁而深邃、回味醇浓的拉图;木桐的回甘和醇厚令人难以忘怀; 侯伯王则集经典、均衡和磅礴气势于一身;拉菲在开瓶醒酒近 5 个小时后仍显闭塞,直到深夜才开始展现独特魅力。非一级庄之中,碧尚女爵最受追捧、最引人注目,它浓烈、四溢的风味和久久不散的余香。 雄狮仍然非常年轻华美;而美讯则层次分明,芳香馥郁。

 

这场横跨18个月、历经三轮试品的角逐,最精秒之处莫过于我们不仅认真品鉴,同时也在悠闲的晚餐中尽情享用这些佳酿。美好友们欢聚一堂,谈笑风生,以佳肴佐美酒,自得其乐。我青睐这样的品鉴方式,因为我可以在用餐时慢慢记录葡萄酒的表现,让它们有充分的时间去展现其本色。深度品评波尔多1982年份之后,我的整体结论是,罗伯特·帕克先生 (Robert Parker) 当年将其称之为伟大年份,是非常正确的判断。顶级作品仍保持着良好的状态,没有一丝衰退的迹象,但品质稍逊一等的酒款已开始显露疲态。无论是那片产区、何种风土,这个成熟的年份都为我们带来了更为宽余的适饮期。如果您在酒窖中还存有1982 年份波尔多顶级佳酿,请不必急着去清理库存。他们的生命周期还很长,值得您等待。

 

欲浏览1982年份波尔多的品酒笔记与评分,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