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尔多2020年份期酒总结

1 June 2021
作者: 李志延

 

非常高兴,我在今春品评了波尔多2020年份期酒,酒款以样品的形式邮至我在香港和韩国的家中。温暖年份的气候利于果实成熟,而波尔多酒农应对这种频繁温热、干旱的天气,颇有经验,该年份的干红酒正如大家所期待的那样——多汁、饱满、圆润而成熟。贸易商和消费者向我询问最多的问题是这一年份葡萄酒的品质如何。试品完通过联邦速递和UPS邮寄而来的数百款橡木桶陈酿样本之后高下立判:干红酒十分出色,而干白酒的表现则参差不齐。

 

品尝了波尔多所有产区的300多款作品后,我的总体感觉是:这是一个干红酒的绝佳年份。该年份有着与2018、2019同样的深度和集中度,但口感轻盈、较不浓稠。比如,我品尝过的一级庄作品——木桐(Mouton)、拉菲(Lafite)、玛歌(Margaux)及侯伯王(Haut-Brion),都对各自的风土有着非常出色而精准的表达。谁若想要了解拉菲的个性和风土,都应该试试2020年份。玛歌让我尤为倾心——除了极为浓郁的风味,还有对风土精确而细致的全方位表达。侯伯王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层次和复杂度,而木桐富于表现力和深度,兼有惊人的新鲜度。

 

当然,这种高辨识度和细腻度在中级庄(Cru Bourgeois)作品中并不普遍,但也不乏多汁、美味的优质葡萄酒。总的来说,左岸的波亚克(Pauillac)和圣朱利安(Saint Julien)以及右岸的波美侯(Pomerol)作品有着惊人的浓郁度,让我印象最为深刻。圣爱美隆产区如此之大,而葡萄酒品质并未与之平齐,一些本应表现良好的作品不尽人意。这一年份的显著之处在于:优良的风土是如何表现出来,也揭示了该年份很好地应对了又一个温暖、相当干燥的夏天。

 

干白酒酒体轻盈、口感清新,虽然也有一些味美的干白酒,但我发现干红酒整体更复杂、更具深度和回味。比如,在同时出产优质干红和干白酒的顶级佩萨克 – 雷奥良(Pessac Leognan)酒庄中,我对他们的干红酒印象更深刻。我一度青睐诗密拉菲酒庄(Smith Haut Lafitte)的干白酒,于2020年份,干白酒表现优良,而干红酒可谓杰出。甜白,我仅试品12款,因此我缺乏足够大的样品量来评论2020年份。

 

当然,对于2020和2019年份,我们必须考虑到葡萄酒被品之时的状态,因为样品酒跨越了半个地球。那些看起来状态不佳的样品,我未对它们进行评分或评论,只能将来再作品评。需要注意的是,干白酒可能不如干红酒那样适合长途运输,因此前者的表现不如后者。我希望不久的将来,当我有机会去往波尔多、在酒庄试品这些酒款之时,再来探讨这个问题。

 

虽然葡萄酒品质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但另一个关键则是世界各地的葡萄酒爱好者是否会对它们有需求。我在亚洲地区与众多进口商和收藏家有过交流,他们的预测看起来十分悲观。与我交谈过的大多数酒商只计划购买少量精选酒款,大多数人都表示对波尔多期酒的需求很低。一位香港头部葡萄酒进口商评论道:“波尔多期酒在亚洲的市场已死。你最近看到有人抢购波尔多吗?如果有,也都是较老年份,而不是那些必须在酒窖里陈年二十年才能打开的年轻酒!”

 

在我采访过的几十位定期购买葡萄酒的消费者中,没有人对波尔多期酒有需求。我得到的最普遍的回答是,“市场上有那么多其他优秀年份的葡萄酒,我为什么要自寻麻烦呢?”2020延续了两个备受赞誉的年份,让人回想起1988、1989和1990三部曲。此外,过去数十年里,从2005、2009、2010、2015到2016年份,出产了无数佳酿。如果收藏家想在有生之年开启或享用葡萄酒,而非为子女而采购,那么上述年份有很多优秀的年轻波尔多可选。

 

在亚洲,新冠疫情似乎为家庭消费和小型聚会创造了需求。社交和商务场合饮酒占大中华地区葡萄酒消费的大部分,但这一比例显然有所下降。不过,线上销售有所增加。在高端市场,精品葡萄酒收藏者趋于饮用更优质、更昂贵的酒。那些偶尔在家饮酒的消费者开始在日常酒款中寻找特价酒。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中国内地和香港的进口数据有所下降,这向我们揭示了自2019年,内地和香港的瓶装葡萄酒进口数据一直在下降,而且从香港到内地的转口量也处于历史低点。

 

不过,亚洲也有一些增长市场,新冠疫情后的市场前景看起来不错。我今年在韩国度过近2个月时间,很欣慰地告诉大家,在新冠疫情期间,韩国葡萄酒进口量创下历史新高,葡萄酒零售量也增长迅速。凡是那些常年国外旅居、经常喝葡萄酒的人,现在都被迫在本地购买葡萄酒。首尔的葡萄酒爱好者称,每周都有新的葡萄酒商店开张,所有品类的进口量都在增加。然而,与我交谈过的六家韩国酒商对2020年份波尔多期酒兴致缺缺。

 

我希望波尔多的酒庄和酒商们可以顺利推广这一伟大年份佳酿。随着全球的部分地区从疫情中缓慢复苏,人们将会更加乐观,更愿意花钱。但最大的问题是,人们对那些几年都买不到、十年都喝不上的新酿葡萄酒是否同样持同样态度。鉴于期酒发行的占比越来越少,这可能会促生另一种营销形式——模仿拉图(Latour)模式,只发布当时适饮的葡萄酒。

 

祝贺波尔多人再次收获杰出年份!